欢迎访问记者观察官方网站!
国际刊号:ISSN1004-3799 国内刊号:CN14-1155/G2 邮发代号:22-101 关 注 精 英 守 望 信 仰
电话:0351-7026018
您现在位置:记者观察杂志社 > 文化 > 浏览文章
晋阳八景之土堂怪柏
作者:王钦 来源:山西晚报 时间:2017-9-11 13:29:10 点击数:(0)0

 

郁郁葱葱的怪柏

  对于土堂的记忆,源于土堂大佛。那时候,我家住在向阳店村,离土堂村也就十来里地。小时候,我最喜欢的事就是听房东刘庆贞三姥爷讲故事,俗称“叨咕”。三姥爷和我姥爷关系好,住前后院。据说他年轻时候当过兵,性子烈,巷子里的孩子们都怕他。但对我却是和善的。在我的眼里,三姥爷是很有学问的人。

  向阳一带的当地人称土堂为土堂(dang)。那时的中小学生不像现在开放。男女生之间很少说话,老师为了课堂秩序,常常安排男女生同用一个课桌。久而久之,课桌上常会有一道用粉笔画的“三八线”,谁都不能逾越。偶尔有人的胳膊不经意越线,必遭对方斥责,“你比土堂(dang)的大佛爷还大呢……”

  听三姥爷讲:汉朝的时候,土堂一带树多草美,每日都有一个放羊人和一个砍柴人来到这里。时间长了他俩也就熟悉了。中午都会到一棵大柏树下乘凉休息。每逢初一、十五的正午都会听到有人喊:“我要出来,我要出来……”

  起先,他俩都感觉害怕,谁也不敢吱声,也不敢对外人讲。慢慢地他俩也就习惯了,听到声音也不害怕了。有时还开玩笑说:“不许你出来”。有一段时间,总下连阴雨,砍柴人的柴因为晒不干卖不出去,心中烦闷。雨天羊也不好好吃草,放羊人受到主家责骂。两个人在大树下互相诉苦。这时,又传来“我要出来,我要出来,”的声音,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没好气地说:“你要出来就出来吧,成天喊个啥。”话音一落,只见山间飞沙走石,顿时山的前半部崩塌,露出一尊大佛。放羊人与砍柴人被埋在里面了。这一幕,恰巧被一路人看到,急忙叫附近的村民来刨土救人。人救出来时,两人抖抖身上的土,哈哈大笑,村民都觉奇怪。两人说:“我们去服侍佛爷了”。说罢,便坐化了。此时,祥云四起、云雾缭绕、天空中五彩云雾笼罩山顶,后山的山崖上怪柏丛生、枝干飞舞、组成龙凤形。云雾过后,一尊大佛端坐崖畔。后人将砍柴人和放羊人塑像立在大佛两旁,一人手执砍柴刀,一人手拿放羊鞭。

  清·道光《阳曲县志》记载:“土堂村大佛寺,金泰和五年建,旧名净因寺,内有土洞殊高敞,固名土堂,内有大佛像,传自山中塌出。”史载,汉末,土山崖塌。今谓之山体滑坡。滑下的坡层落在山脚下,堆积成高地,山体上新出现的陡峭断面便是游人见到的“崖”了。留在崖上的柏,便是后人看到的“历历崖巅”的“土堂怪柏”。

  明末清初,傅山先生曾著《土堂怪柏》图一幅,题词说:“土堂怪柏,历历崖巅,殊不怪也。”寥寥一语,道出土堂怪柏身世。土堂怪柏生长在崖巅,清癯矮小,但神态顽强、倔强。其容,憨态可掬,像是幼柏;其质,枝虬干皱,已是古木。“古木幼柏”不正是常说的“鹤发童颜”吗?暗含道意。“历历崖巅”,树身前倾,像是一把雨天给崖下游人撑着的伞;风吹木动,松柏迎客。

  净因寺殿后的柏,则是另一种风貌。生长得粗壮高大,郁郁葱葱。群冠结翠,覆盖殿顶,日光辉映下,装点得那佛殿分外幽静、庄严、肃穆。游人至此,不免感慨:崖陡风高,根裸风吹,怎么存活?同生佛地,一癯一丰,体态迥异,“殊不怪也?”赖以自然之造化。

  传说,杨六郎受命镇守天门关时,带领人马从此经过,在寺中小歇时看到这片怪柏惊叹不已,寺中住持便对他说:“你能统领千军万马,却无法数清这柏树有多少棵。”杨六郎听了不服气,非要数数看,果真数不清,于是便命士兵做了许多帖子,贴在每棵树上,可数完后再看,还有许多柏树没有贴上帖子,不得不赞叹:“真乃神怪也!”住持说道:“这里面是有玄机的,也就是疑兵阵。”后来杨六郎用“疑兵阵”大败番兵。

  如今,只留下寺旁两株长势奇特、怪异的“土堂怪柏”。两株古柏相对而生,其中东面一株树皮纹理走向为顺时针方向,而西边一株则呈逆时针方向,阴平阳秘,相互守望,令人称奇。

王钦

【责任编辑:芦鹏飞】

关键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