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记者观察官方网站!
国际刊号:ISSN1004-3799 国内刊号:CN14-1155/G2 邮发代号:22-101 关 注 精 英 守 望 信 仰
电话:0351-7026018
您现在位置:记者观察 > 特别报道 > 浏览文章
最感人的旅游攻略:回家
作者:未知 来源:笨鸟文摘 时间:2017-5-5 14:10:04 点击数:(0)0

父母老了,他们已经承受不起,也不该承受那无边的孤独与思念。

先看一组数据:

2020年,我国老年人口将达到2.5亿,占比17.2%2030年将达到3.7亿,占比25.3%,即4个中国人中就有1个是老人。

这些耆耆老者里面,就有我们的父母。

他们苦了一辈子,累了一辈子,操心了一辈子了,临老了,却还要承受无边的孤独。

01

郑州的高老太太,已经84岁。

早上六点多,她就戴着帽子,穿着棉衣,提着零食,坐上最早的一路环城公交。

坐在车上,老太太或是目光呆滞地看着窗外,或是昏昏睡着。

这一坐,就从早上,直坐到公交车收班。

她拿出一张佩戴在胸前写有电话号码的卡片,请公交师傅给自己的儿子打电话,让他来接自己回家。

高老太太本来有五个子女,自己和儿子住在一起。

孩子们都忙于上班,几年前老伴死后,高老太太每天就在公交车上度过。

不为别的,就算是发愣,老太太也愿意在公交车上。

房子里实在是太寂静了,静得可怕,待在里面,有一种挨时间的感觉。

02

鲁北惠民白桥村村民朱秀章夫妇都已经80多岁,膝下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已经成家,在外工作,平时很少回家。

朱爷爷则每天骑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带上自己的老伴去镇里赶集,摆个地摊,早出晚归。

朱爷爷的地摊上卖的都是针线包、蔬菜籽等小物件,太大太沉的东西,他搬不动。

他的买卖并不赚钱,甚至还亏本。

但是无所谓。

他们并不是为了赚钱,只是为了解闷,打发时光。

03

云南南甸村村民刘享武和妻子在乡下自己住的瓦房里修了个坟墓,那是他们为自己准备的最后的归宿。

夫妻两人从此就睡在坟墓旁边。

墓前摆的一个小桌,既是夫妻两人的餐桌,也像是个供桌。

很多人觉得,这很不吉利。但是,老夫妻两人已经顾不上那么多。

他们只担心一件事:死后,无人收尸。

老两口约定,谁死在后面,一定要记得把房门关好,免得死后再遭日晒雨淋之苦。

04

湖北省赤壁市柳山湖镇,贫穷而落后。为了生计,年轻人都去了城市打工,镇上除了老人,就是带不走的孩子。

72岁的徐大爷,是众多留守老人中的一个。

徐大爷本来有四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嫁到了外地,儿子在外务工。

自己和老伴儿在家里照顾90多岁的老母亲和在老家上学的孙女儿。

徐大爷和老伴儿平时不出门,农闲的时候,就在家里陪老母亲聊天。

他们最开心的是周末,因为在市里寄读的孙女儿回来,能给这个家带来一点年轻的活跃。

老夫妻一定提前两天就忙上忙下,挖空心思想办法,做一桌孙女儿喜欢吃的饭菜。

前段时间,老母亲走了。

孙女儿临近中考,压力大,周末也不回来了。

家里就剩下徐大爷和老伴儿两人,四眼相对,相顾无言。

05

高翠芝住在北京市延庆区大庄科乡慈母川村,已经80岁。

过去几年的时间里,她养成了这个习惯:坐在炕上,眼巴巴地看着窗外。

几千个日子,对她来说,每天都一样。

一样的孤独,一样的无助。

高奶奶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但是都好几年没回来了。她靠着政府每个月几百元的救济补贴生活。

因为行动不便,做饭是她最大的挑战。一顿再简单不过的饭,她中途要休息好几次。每天吃早饭的时候,往往已经是晌午时分。

因此,她常常蒸一屉窝窝头,连续吃上几天。有时候,干脆就吃泡面。

在身体稍微好点的时候,高奶奶会绣各种花样的鞋垫,那是她给儿子、儿媳、孙子们绣的。她时刻盼望着孩子们回来,拿到她绣的鞋垫,脸上绽开笑容。

但是,鞋垫越绣越多,孩子们却从来不曾回来。

一次一次盼望,一次一次失望。

除了有好心人偶尔会来看看她,帮忙收拾收拾屋子。几年里,家里几乎没来过任何人。

高奶奶最大的愿望是能和儿子们坐在一起聊聊天,拉拉家常,每天醒来能按时吃上早餐:有豆腐脑、鸡蛋、馒头。

06

张大爷80岁,老伴儿79岁。

他们在黄土高原的沙尘中有一个巨大的院落,有23间房间,那是他们一辈子辛劳的证明。

然而,这么多的房间里里,大多都被空闲着。

儿子在外打拼,很少回来。两个孙子带大以后,也去了父母身边。

孙女儿还没满月的时候就被抱了回来,是她和老伴儿用羊奶喂大的。现在大了,也即将被父母接去城里读书。

这个曾经让张大爷无比骄傲的院落里,即将只剩下张大爷和自己的老伴儿两个人。

房间再多,再空,也盛不下老人心中无边的寂寞。

很多时候,我们觉得,这一切源自贫穷。

因为贫穷,让我们有压力,有无奈,有力不从心。

然而,就算住在城市,就算衣食无忧,我们的年迈的父母,依然孤独,依然无助。

07

76岁的李皖园住在北京东城老城区,有退休工资,有社保,衣食无忧。

然而,她依然孤独。

两年前因为患病而行动不便,最基本的吃喝都成了棘手问题。

“现在只能靠女儿每周末过来帮忙做顿饭,或带来够吃一周的包子、饺子。”李奶奶说,“女儿也53岁了,健康状况也不是很好,还有自己的家庭要照料。”

为了尽量不拖累女儿,李老太的生活是:“晚上尽量少喝水、少吃饭,少去卫生间……也尽可能少洗澡,万一跌倒、摔伤,就太麻烦了。”

然而,最重要的,还是孤独。

一天到晚,一夜到亮,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李奶奶只能躺在床上,呆呆发愣。

08

广州张大爷夫妇,退休在家,年过古稀。

平时买菜都舍不得花钱,每天等到下午才去菜市场拣便宜的菜,却为了保健品这个无底洞掏光了老本:四年,花了二十万。

究其原因,只是因为子女长期不在家,寂寞。

推销保健品的人给予了他缺失的子女一般的关怀,为此不惜划掉了毕生的积蓄。

他知道不值,但是他又如吸毒上瘾一般,无法停止。

因为,没有子女在身边,实在是孤独而无助。那一点点温存,哪怕是假的,也能让他们觉得一天的日子略有意味。

09

“我不怕死,但是我怕活着。”

如果说不怕死,是一种无谓。但是这句话里,并看不到豪气干云的英雄气概,只有无限的辛酸和无奈

10

“幺儿,我们家也有电话了!”

四川省高县趱滩乡天星村的七旬老人罗秀志,在政府补贴安装了电话的第一时间,迫不及待与千里之外打工的儿子打电话。这是儿子外出打工七年来第一次。

以前,都只能在过年的时候匆匆见一面,平时杳无音信,连彼此是否平安都无从知晓。

有时候,只要让他们听一听孩子的声音,就能高高兴兴一整天。

但是,很多时候,他们这一点小小的愿望都无法满足。而这和有没有电话无关。

11

今年清明节期间,家住重庆市垫江县太平镇的许婆婆,只身来到牡丹源收费站,不顾危险,不顾交警的劝导,站在高速收费站的路边,对每一辆过路车进行“仔细检查”。

执法人员了解到,许婆婆有一个女儿,远嫁到了武汉,几个小时前,小外孙女给自己打电话说,今天他们要经过牡丹援收费站去达州扫墓。

许婆婆想见外孙女儿一面,但是她记不住车牌号,只能预估时间在高速收费站等着,希望孩子们看见自己,能够停会儿车,让自己见一见外孙女儿。

她快一年没见到自己的外孙女儿了。

为了见孩子们一面,很多父母已经“不择手段”。

12

2014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一首《时间都去哪儿了》,让很多人热泪盈眶。

“时间都去哪儿了?

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

生儿养女一辈子,

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

时间都去哪儿了?

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

柴米油盐半辈子,

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

时间哪儿也没去,

就是那么匆匆过了。

就如我们的父母无声无息地,老了。

有时间,常回家;没时间,抽时间多打电话。

他们老了,已经承受不起那无边的寂寞、孤独与思念。

接下来的“五一”小长假,也许,你已经买好了车票,约好了朋友,做好了攻略……

但是,回家吧。

因为父母在盼望。

 


关键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