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记者观察官方网站!
国际刊号:ISSN1004-3799 国内刊号:CN14-1155/G2 邮发代号:22-101 关 注 精 英 守 望 信 仰
电话:0351-7026018
您现在位置:记者观察 > 评论 > 浏览文章
徐雷之战:武术不能再打感情牌了
作者:杨添 来源:凤凰评论 时间:2017-5-3 13:24:25 点击数:(0)0

7c5cedbd1a9907esize79_w560_h280.jpg

但凡有点实战技术的,都是兼修或者之前习练过散打,自由搏击等重点培养实战距离感技术的人。

太平年代,很多老拳师一生未必打过一场生死架,对技术的反应肯定是不如受过专业格斗训练的职业选手甚至业余选手。但是传统武术生存的文化土壤还在,传播氛围依然是老一套,甚至故意保护这一套传播方式,导致技术越来越脱节。“徐雷”一战触动的,不仅仅是个人名誉,更是整个传统武术界的神经。相较而言,既是危机,也是变革的机会所在。

“套路表演”让传统武术越走越偏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句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瞎话,一直广为流传。近日,原本沉寂了多年的中国“武林”发生了一件轰动社会的事情:综合格斗习练者徐晓冬对战太极拳习练者雷雷,双方在成都的比武历时10秒钟,雷师父战败。随后铺天盖地的讨论和报道占据了各类媒体乃至朋友圈,仿佛那个小说和电影中才有的武林一下子还原了从质疑到愤怒再到惋惜,更多的是大众在宣泄,宣泄一种似曾相识又说不清楚的压抑,这场比武似乎一下子触动了传统武术界乃至文化界的神经。

其实单就比武来说,没有太大的新鲜事可说,长期脱离实战,缺乏实战距离感,流行人体催眠或者说单一条件限制下的比武(推手),都导致了太极拳这门原本属于战阵类的武术,传到今天竞技形式和技术内容的改变。但就此次事件来说,只不过是历史的一个循环而已。

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著名的陈吴大战(太极拳吴公仪VS白鹤拳陈克夫),两位老拳师的表现依然如小孩打架一般毫无章法地挥拳,只有偶有的几个技术动作还显示着自己的身份,就这一战,依然触动了港台武侠小说的大发展,而又过了几十年,同样有深厚武术文化的日本,也来了这样一场对决,只不过更加像今天的徐雷之战,影响也更大,那就是柳龙拳事件:一个练功夫到自我催眠的奇葩,同样被一个日本综合格斗习练者短时间迅速KO

事件一出,震撼整个日本社会,因为柳龙拳当时在日本的学生遍布社会各个阶层,上至达官贵人,下到平民百姓,都认为柳龙拳掌握了古典武术的精髓——“隔空发劲”,而柳龙拳也认为自己掌握了这门技术,于是广发英雄帖,欢迎日本武术界高手挑战自己,结果输掉比武,舆论大哗。在日本,这样一个有深厚武道文化的国家,这个事件的震动,不亚于大型社会事件。

庞大的利益链让从业者“输不起”

徐雷一战之后,最有意思的是雷雷的师父发文批判了一番自己徒弟,想保住自己地位,而传统武术各界群起而围攻徐晓冬,纷纷约战。究其根本还是背后利益链条大,吃这碗饭的人多,当年武侠小说和电影长时间熏陶下,国人对于传统武术深信不疑,而且有一种穿越各个阶层的偏执——甚至许多大学者,提到武术的观点都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差别。而传统武术在退出战争舞台和最后类似小型冲突的舞台(镖局)后,许多技术逐渐失去意义,冷兵器为主的传统武术演化成徒手技术,弊端很多,加上没有实战训练,大搞套路表演,越走越偏。

这一点不光在中国,日本韩国也都一样。文化上的投机因素导致传统武术失去了军阵之后迅速衰落。虽然其中不乏动荡的年代刺激出一批具有真正打斗经验的拳师产生,但是整体的文化则是相通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摸不得,输不起。这一点,无论是王家卫,还是徐浩峰,看得都很清楚——徐浩峰甚至专门解构武行这一特殊群体。他虽然没有练过几天功夫,但是对武行规矩,生存状态了解得还是很透彻的。所以他的作品里面,武行都是各种奸诈的算计和背叛,现实中的武林,其实也是一回事。

传承中国武术不能靠“民族感情”

徐晓冬的出现,其实一点也不意外,只不过这些年自媒体发达,摄影摄像随处可用,加速了传统武术衰落的曝光。当年靠着武侠小说和电影冒起来的优势不复存在,近几年兴起的格斗比赛也越来越公平,民族感情牌这招也打不下去了,这才间接导致了这次事件的轰动效应。

“拳法似无预于大战之技”,我国近代最著名的军事家,武术家戚继光将军早就在自己的《纪效新书》里面说过这句话。别说现在,明朝中后期的时候,武术也越来越走向了花法,真正有技术的武术肯定是简单直接的几下子——以性命相搏,容不得你半点犹疑虚假。后来时过境迁,清朝禁武令以后,徒手技术开始发展。

随之而来的镖局形成了一个特殊的行业群体:武行开始成为一种社会力量。一旦成为一个行业,那么中国传统文化里糟粕部分也会沾染上。更因为武行读书人少,这种糟粕会更加严重,成为“粪里淘金”的一个行当。今日武术界种种负面的事情,都离不开这种氛围,归根到底是旧时代的一种生存方式,过度讲究面子,辈分以及背后牵扯的各种生存利益——你输了,就没徒弟,没徒弟就没有收入,就得浪迹街头,甚至沦为贼寇,亡命天涯。

然而,随着竞技体育的兴起,这种输赢定成败的局面打破了。有了合法合理的玩法,各国的武术界也开始琢磨如何让自己武术转型成功登上擂台。不光中国,泰国泰拳也是如此,上世纪早期的泰拳比赛录像也很难看,技术拙劣,到后来才逐渐演化成如今的擂台泰拳。而散打也脱胎于中国传统技术的分解精炼,再到后面的自由搏击、综合格斗,莫不如是。这是开放了心胸,胜负,资源整合的结果。

如今社会太平,很多老拳师一生未必打过一场真正的比赛或者生死架,对技术的反应肯定是不如受过专业格斗训练的职业选手甚至业余选手。但是他们生存的文化土壤还在,传播氛围依然是老的那一套,甚至故意保护这一套传播方式,导致技术越来越脱节。就笔者个人接触过的传统武术习练者而言,但凡有点实战技术的,都是兼修或者之前习练过散打,自由搏击等重点培养实战距离感技术的人。技术本身没错,错的是传播方向的龌龊,所以,徐雷一战触动的,不仅仅是个人名誉,更是整个传统武术界的神经。相较而言,既是危机,也是变革的机会所在,结果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关键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