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记者观察官方网站!
国际刊号:ISSN1004-3799 国内刊号:CN14-1155/G2 邮发代号:22-101 关 注 精 英 守 望 信 仰
电话:0351-7026018
您现在位置:记者观察 > 历史 > 浏览文章
时隔千年重翻旧案:一起震惊朝野的投毒案背后的真相
作者:黄楼 来源:澎湃新闻 时间:2017-4-5 10:13:31 点击数:(0)0

前后抵牾的一桩悬案:慕容宝节为何毒杀杨思训

唐高宗显庆中,身为右卫大将军的慕容宝节毒杀了同样出于关陇集团的右屯卫将军杨思训。杨思训为观德王杨雄之孙,杨家不仅与李唐联姻,更是当朝皇后武则天的外家。这件案子牵涉的人物非常敏感,两《唐书》等传世文献均含糊不清,甚至互相抵牾。《慕容燕国墓志》虽未重点提及此事,但其间透露的细节颇值得后人玩味。

关于慕容宝节毒杀杨思训事件,在《慕容燕国墓志》出土之前,主要有两种说法。第一种说法认为慕容宝节鸩杀杨思训是一件由争风吃醋引起的恶性刑事案件。此种说法以《旧唐书·杨思训传》为代表。

旧唐书》卷六二《杨思训传》:

显庆中,历右屯卫将军。时右卫大将军慕容宝节有爱妾,置于别宅,尝邀思训就之宴乐。思训深责宝节与其妻隔绝,妾等怒,密以毒药置酒,思训饮尽便死。宝节坐是配岭表。思训妻又诣阙称冤,制遣使就斩之。仍改《贼盗律》,以毒药杀人之科,更从重法。

唐前期社会风气开放,官僚士大夫别宅蓄养美妇的行为较普遍,杨思训在慕容宝节置办的酒宴上深责同僚与妻隔绝,不近乎人情。当时慕容宝节已年过半百,又先后出使突厥、吐谷浑等国,从年龄和阅历来看,处事应较为沉稳。怎么可能仅因口舌之争,就去鸩杀门第显赫的皇亲国戚呢?一般认为,今本《唐律疏议》为永徽律,其《贼盗律》云:“诸以毒药药人及卖者绞”。斩刑比绞刑为重,宝节被追斩后,朝廷因之修改律令似乎可以得到印证。但是,投毒者为宝节妾,若宝节不知情,不知者无罪,若宝节知情,也只是从犯,坐流岭表已属重判,杨思训妻为何又诣阙称冤?

《旧唐书》闪烁其词,不合情理处甚多,此事当有蹊跷。在《新唐书·杨思训传》中我们看到截然不同的第二种说法。故事的结局不变,性质却由一般刑事案转变成“十恶不赦”的谋乱案。

新唐书》卷一〇〇《杨思训传》:

子思训袭爵。显庆中历右屯卫将军,从髙宗幸并州。右卫大将军慕容宝节,夜邀思训与谋乱,思训不敢对。宝节惧,毒酒以进,思训死。妻诉之,流宝节岭表,至龙门追斩之,乃诏以置毒人者重其法。

《新唐书》中杨思训深责宝节与妻隔绝,其妾忿而投毒等全不见记载。投毒者就是宝节本人,杨思训不从宝节谋乱,结果被置鸩灭口。《新唐书》成书晚于《旧唐书》,此番改动应有其依据。鉴于杨思训家族势力庞大,“谋乱”之说有可能采自杨家方面的说辞。若《新唐书》所记为实,则《旧唐书》中宝节妾怒杨思训等情节极应是当日为掩盖真相而编造的谰言。灭口说可以解释《旧唐书》诸多不合理处。但是宝节身为武卫大将军,为何要谋乱?谋乱所针对者为谁?如此隐密之事,宝节何以轻率告诉杨思训?《新唐书》记载仍失于简略,许多谜团仍无法揭晓。

墓志资料揭示的新信息:是谋乱,还是义举

《慕容燕国墓志》作为最新出土的第一手材料,丰富了后人对慕容宝节身世的认识,同时也曲折地表达了与两《唐书》迥然不同的第三种说法。在尉兼遂笔下,案件性质又一次发生逆转,从“谋乱”案转变为悲壮的义举。

《慕容燕国墓志》云:

父宝节,皇朝右卫大将军,渔阳公,赠户部尚书,质性刚烈,执心忠鲠,朱轮苍佩,早参北阙之荣,身没名杨,始曳南宫之履。

撰者尉兼遂是慕容宝节亲外孙,不经意间提供一条极有价值的线索。墓志强调慕容宝节为刚烈忠臣,死后名扬天下,被朝廷追赠户部尚书。慕容宝节生前任右卫大将军,属三品武职,户部尚书,亦正三品。二者品秩相当。“身没名杨(扬)”一词通常用于忠节殉国者,也就是说,在玄宗开元初,慕容宝节不仅“谋乱”、“投毒”之罪被一笔勾销,还得到“质性刚烈,执心忠鲠”的赞誉,完成由逆臣向忠臣的华丽转变。

……

自高宗永徽六年立武则天为后后,先后发生了武则天篡唐为周、中宗复唐、玄宗诛太平公主等一系列政变,政治局势变幻莫测,对“谋乱”的判定自然也会迥然不同。慕容宝节“谋乱”在武则天当权时被看作铁案,开元初却“身没明杨”,成为忠臣。那么,所谓“谋乱”,针对的无疑就是时为皇后的武则天了。中宗反正时曾为前太子李忠、李贤、宗室李素节、李元名以及被酷吏所害的路敬淳等平反追赠。睿宗继位后也曾为武周时期遇害的刘祎之、神龙中被谗死的敬晖等人平反。但是,整体上看,中宗、睿宗时期,武、韦、杨集团势力仍比较强大,中宗欲为起兵反武失败的琅琊王冲等平反,即遭武三思、上官婉儿阻止。此种环境下,慕容宝节获追赠的可能性不大。玄宗即位后,有意识地清除武周的政治影响。开元五年(716),起兵反对武则天的越王贞、琅琊王冲被重新改葬,追赠复爵。慕容宝节串联禁军“谋乱”,性质上与越王贞等相近,其在开元初获得朝廷追赠,也合乎历史的逻辑。

……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谋乱”事件中另一主要人物杨思训。高宗出巡并州时杨思训为右屯卫将军,品秩稍低于慕容宝节。但是杨思训的身世却比慕容宝节更为显赫。其父杨恭仁为隋观德王杨雄长子,弘农杨家累世与李唐联姻,“恭仁弟师道,尚桂阳公主,从侄女为巢剌王妃,弟子思敬,尚安平公主,连姻帝室,益见崇重”。除此之外,杨思训与皇后武则天关系也非同一般。武则天母杨氏本杨达之女,杨达与杨雄为兄弟,以此推算,杨思训与武则天为表兄妹或表姐弟关系。关陇旧族以维护李唐江山社稷为旗号,反对武则天为后。那么,在李氏和武氏之间,杨思训该如何选择呢?在当时杨家与武家的关系也比较微妙。文川武氏本当地小姓,门户无法与弘农杨氏匹配。武士彟以贩运木材致富,资助高祖李渊太原起兵,深受器重,官拜应国公。原配相里氏卒后,高祖亲为择婚杨氏。武家这才挤入李、武、韦、杨婚媾集团。武则天十一岁时,武士彟突然病逝,武家对其母女颇为“不敬”,武家几位兄长后来或被贬死,或受诬致死,皆与积怨有关。杨氏非原配,又无男孩承嗣,武士彟死后,至少在武则天早年的坎坷经历中,杨家并没提供什么庇护。故武则天得势以后,杨家也战战兢兢,奉迎而已。杨思训与武则天虽属表亲,实无多少感情可言。客观地说,杨思训与关陇旧族之间的共同利益要大些。杨思训也是扈从将军,其向背直接影响政变的成败,武则天与杨思训有亲戚关系,戒备心更低,如能拉拢其入伙,胜算更大。在宝节看来,杨思训是一个可以争取,甚至必须争取的人物。

由于杨思训身份特殊而又至关重要,慕容宝节不知底细,断不至公然与之商讨“谋乱”事宜。此前二人当有不少接触。杨思训遇鸩时,宝节侍妾亦在现场,很容易让人产生宝节使用女色诱惑手段的联想。不过,对杨思训而言,武则天贵为皇后,未必给杨家带来福音,但也并非无法容忍。而“谋乱”一旦失败,必遭武则天铁腕报复,祸及的将是整个家族。杨思训倒武动机远不如慕容宝节那么坚决。于是这场“谋乱”出现戏剧性的一幕。在即将起事的关头,杨思训惧祸及身,临时反悔。但此时他已陷入太深。为防止密谋泄露,慕容宝节冒险将之鸩死,并抛出侍妾顶罪,试图掩盖真相。一场蓄势待发的“谋乱”就这样化解于无形之中。

除了杨思训外,慕容宝节应该还有其他同谋者。宝节明知毒死杨思训,自己凶多吉少,却可至此灭口,保护其他参与者不被牵连。高宗顾念旧情,判慕容宝节远贬岭南。但是,杨思训蹊跷遇鸩不能不引起武则天的怀疑。杨思训妻诣阙称冤,或许受人指使,目的即逼迫高宗彻查此案。由于缺乏证据,此案最终不了了之。从受保护者的角度来看,慕容宝节也算得上“质性刚烈”,一旦政治环境许可,这些人自然会为宝节恢复名誉。开元初,慕容宝节子孙遭长期禁锢,根本没有翻案的能力。我们无从知晓当日是何人翻出这个尘封几十年的旧案,又是何人倡议给予高规格追赠?这些谜团非本文能力所及,有待于更多的史料去印证。

要之,这场未遂政变,最终株连者仅慕容宝节一人,结案时公开罪名大概仍是所谓的侍妾投毒案。《旧唐书》本于《国史》、《实录》等官方档案,故持此说。玄宗开元初,慕容宝节获得追赠,其女慕容燕国也得归葬夫茔。《慕容燕国墓志》称慕容宝节“执心忠鲠”、“身死名杨”,大体代表了开元前期的舆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场未遂政变逐渐被后人遗忘。北宋欧阳修等修《新唐书》时,仅知宝节毒杀杨思训为“谋乱”,具体细节已经无法知晓。

总之,表面看上去,这是一起因唐代大臣因“争风吃醋”引起的毒杀惨案,深入发掘下去,竟然是一个计划策反皇后武则天的惊心动魄的故事。也许,就在那一个晚上,下毒与否的一瞬间,历史的走向就如此悄然发生了改变。


关键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