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记者观察官方网站!
国际刊号:ISSN1004-3799 国内刊号:CN14-1155/G2 邮发代号:22-101 关 注 精 英 守 望 信 仰
电话:0351-7026018
您现在位置:记者观察 > 传媒 > 浏览文章
纸媒:如何在互联网时代,做出自己的独家报道
作者:未知 来源:南方都市报 时间:2017-2-21 17:26:22 点击数:(0)0

标题有点唬人,我们认为,在这个时代,纸媒和其他介质的媒体实际上没有太大差别。包括南都在内,不少纸媒已经很善于发即时新闻、做直播,而一些依靠互联网和客户端为载体的媒体,其记者采访、写作的十八般武艺,依然还是传统媒体的那一套。

说白了,旧瓶装新酒,拼的还是速度、角度和深度。

813日,曾扬言要在广州制造血案、爬上猎德桥维权的湖南人曹再发,因拆违事件在自己家乡制造了一起惊人车祸,致35伤。在这次新闻竞争中,南都又跑在了前头。

第一时间出击

实际上,这次报道的很多“独家”,都是以网稿形式第一时间发出的,互联网时代,纸媒要做到独家其实并不困难。无论什么形态的媒体,重要的是拥有快而全面地核实到关键信息的能力,运用灵活的报道形式呈现在读者面前,就能做到真正的“独家”。

早在官方通报前2个半小时,南都报料系统就已接到报料。平台爆料很简单,说是郴州汝城县发生车祸,撞死了很多人,肇事者曹再发此前曾爬上广州猎德桥。

到底有没有发生车祸?嫌疑人是否即曹再发?他为什么会有此疯狂行径?一般来说,官方即便发布通报,内容也会非常简单,因此,我们需要先于官方搞清事实。

在微博上,只有一个叫@黄涛taotao的人提到此事,配有多图。再搜百度郴州吧,也有类似的帖子和图片,时间和描述都对得上。根据经验判断,车祸极有可能是真的。我们又通过公安系统的朋友想通过肇事车牌号查询是否曹再发,但由于异地查询需要很高权限,未果。

730分左右,又有一名女士给南都报料系统打来了电话,这时,第一个突破口终于出现。这名女士的父亲是汝城政府工作人员,确认目前已是全城戒备。

更重要的是,她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曹再发相识多年的老上访户。

我们很快和这位上访户建立了良好的信任关系,她不但向我们确认了曹再发是肇事者的传言(但依然不能作为确定消息采信),还告诉我们,曹再发最近因为拆迁的事跟政府还在闹矛盾,下午2点的时候,他建的一栋房子被拆了(当时我们还不知是违建,但他撞人的动机得到解释)。后来去汝城的时候,就是靠她带我们找到曹再发兄弟的家。

同时,部门实习生加入好几个郴州汝城的微信群,拿到了很多现场的视频和照片,其中一份警方通缉令以及伤亡人员名单,里面有伤者所住医院以及联系电话。

次日,我们到汝城拿着这一份名单核实了所有伤者。

资料的运用也很重要。2013年,曹再发到广州扬言要制造血案时,本报前同事写过一篇记者手记,记录了南都是怎么第一时间接触到曹再发,最后怎么把曹再发劝服自首的。

我们联系上当时采访的前同事,对方给了我曹再发女儿曹玉的电话,同时告诉我一个重要信息:曹再发的女儿在下午5点左右曾给他打过电话,说“我爸爸被公安抓了”,但刚说完就被夺取了电话。我们连忙致电曹玉,曹玉接听电话后,一名自称公安局办案人员的男子接过电话。该民警告诉我,确实是在通缉曹再发,而曹玉正在派出所内协助调查。

做完这一切之后,已是晚上9点,这时,汝城县公安局终于发布通告,确认犯罪嫌疑人就是曹再发。我们迅速码了一个新媒体版,通过南都App推送出去。

正因如此,在第一场赛跑中,算是拔得头筹。

与各种因素赛跑

在第一稿中,我们援引专家的话,明确对曹再发伤及无辜的行为表示了谴责,认为无论以何种理由,无论遭到什么不公,也不该对普通人采取极端暴力行为。

这一表态得到网友普遍认可,也为后来的追踪报道打下基础。

想到这是个大料,我们决定连夜开车赴汝城,一边采访一边发稿。就这样,我们两人,加上司机卢志文和摄影张志韬,四人一车趁着夜色出发,次日8点左右就赶到汝城。

被拆掉的违建就在距离汝城大道不远的曹家二组,曹再发的弟弟就住在这个房子旁边。曹家有5个子女,曹再发排行第四,上面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下面有一个弟弟。找到曹再发的弟弟后,他把两个姐夫都叫过来,曹再发的二姐夫跟我们讲了曹从广州回来后的情况。

时间紧急,我们兵分两路,一路负责找包工头了解了当天的拆违情况,向家属了解曹的性格,一路回访肇事现场,一路采访目击者、查看现场痕迹、还原了曹撞人、逃逸路线。

拿到这些东西之后,我们非常兴奋,边采访边用手机码稿传回,由后方整合发App。这个时候,我们没有了纸媒的截稿时间,更像是随时更新动态的网络媒体。

下午34点左右,官方发布信息,说人已经抓获了。同事在后方联系了汝城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我们直接赶到县政府。

晚上,县委宣传部请来了党委书记、信访办、国土资源的官员,在县政府开了一个34个小时的会议,回答了包括曹再发两块土地的拆迁始末、土地归属问题、拆迁补偿、事发当天曹再发与政府人员的冲突等很多问题。

会议开到晚上12点,我们在会上一边听,一边把重要的内容通过手机传回。后方提出什么问题,我们在前方又马上提问。这样前后方配合分工,第二天又刊出了两个整版的稿件。

值得反思的是,这一次采访,我们节奏把握上也有不成熟的地方。

比如,在与官方接触后,我们采访到了官方安排的事发地村主任,但正因与此,我们错过了见证曹再发指认现场的时刻,最终无缘与之得见。这让我们非常遗憾。经验便是,保证独立的采访和发稿节奏,才有可能保持领先。

为了保持领先,即便在回程路上,我们在长途车上也一路不停歇地码稿,整理前一天晚几个小时座谈资料,9点多回到广州,继续码,最后12点多才交稿。

当晚是中秋夜,但我们已顾不了太多。

这次采访还有一个启发是,在互联网时代,读者再也不会因为媒体而去读某一篇报道,他们只会读吸引他们的东西。因此,记者在采访时,核心在于有没有干货,并不因媒体形态而有所不同。因此,如果再有人问及纸媒应该如何应对互联网的冲击,我的答案是,扎扎实实地提高业务能力,保持警惕,有了好的新闻产品,便可以不变应万变而存。


关键字:

网友评论